返回首頁
銀行理財CURRENT AFFAIRS
銀行理財 / 正文
告別蠻力增長 中國私人銀行轉向“精耕細作”

  “這是最好的時代,中國高凈值人群規模和財富規模迅猛擴大,財富管理市場仍為浩瀚藍海;這也是最危險的時代,既往的市場風險、新的監管政策將既有格局徹底打破。”中國銀行業協會與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近日共同發布的《中國私人銀行行業發展報告(2018)》(以下簡稱《報告》)中提到。

  中國私人銀行自2007年起步至今迎來了第12個年頭。當前我國私人銀行業務發展正處在動能轉換以及承上啟下的關鍵階段,外部市場環境與高凈值人群內在需求的變化疊加,既對私人銀行當前的發展模式提出了挑戰,也為私人銀行的未來之路提供了指引,私人銀行過往“跑馬圈地”式的蠻力增長正逐步向“精耕細作”式的高質量發展方式轉型。

  私人銀行資產規模持續高增長

  在過去十余年間,中國財富市場規模迅速擴大。《報告》顯示,2007年至2017年間,中國私人財富總量增幅近200%,增速為全球之最。截至2017年年底,中國私人財富總量達到24.8萬億美元,在世界各國的財富規模中僅次于美國。

  “高凈值人群數量的不斷增大以及個人可投資資產的不斷增多為私人銀行的發展創造了條件,中國私人銀行市場呈現出可觀的增長潛力和巨大的市場價值。”普益標準分析,這其中,商業銀行憑借扎實的零售客戶基礎、可靠的品牌形象、廣泛的渠道網點以及雄厚的集團資源,在高凈值客戶財富管理業務方面優勢明顯。

  據相關統計,高凈值人群在尋找投資機會、分析投資機會和形成配置決策過程中,使用銀行渠道的比重均超過50%。作為銀行最高端的理財服務,私人銀行業務被譽為“銀行業務皇冠上的明珠”,從目前來看,年輕的中國私人銀行還在快速發展中。

  根據《報告》,27家中資私人銀行的管理資產規模(以下簡稱“AUM”)從2017年的10.7萬億元,增加到2018年的12.2萬億元;私人銀行客戶數從2017年的74.7萬人,增加到2018年的88.6萬人。

  截至2018年年底,工行、農行、中行、建行和招行5家銀行的AUM均超過1萬億元(其中招行超過2萬億元),構成了中資私人銀行第一梯隊。根據2018年Scorpio Partnership全球私人銀行榜單(以AUM計),招行、工行和中行分別位列第13位、第22位和第24位。

  同時,普益標準最新數據顯示,截至今年6月末,有11家公布了私人銀行規模數據的上市銀行私人銀行規模達109025.54億,相較于2018年末增長9.73%,其中,平安、興業等8家私行規模增速超過10%。

  “受到資管新規、理財新規等的影響,商業銀行非保本理財面臨轉型的背景下,上市銀行私人銀行業務逆勢上揚,成為資產管理業務的一大亮點。”普益標準分析認為。

  競逐家族信托服務

  財富管理空間廣闊,中國私人銀行在經歷著快速發展的同時,也面臨著轉型的挑戰。一個值得關注的趨勢是,以企業家為代表的私人銀行客戶已經渡過財富積累期,其需求正快速由“創富”向“守富”“傳富”轉變,這一結構性變化正在驅動私人銀行轉型。

  《報告》顯示,中國一代企業家已經逐步走到財富傳承的十字路口,他們之中七成以上的人群年齡已超過50歲,核心需求由重視投資收益向重視財富傳承轉移。從調查問卷的人員構成上來看,75.03%的私人銀行客戶身份為第一代企業家,二代繼承人占6.27%。私人財富成長歷程尚短的中國,成功完成家族傳承的比例不高。

  與此同時,麥肯錫此前的一份研究報告也顯示,60后和70后占中國高凈值客戶的70%,作為第一代創富者,財富傳承正在逐步成為他們最關心的議題之一。未來隨著中國房產稅、遺產稅、資本利得稅等政策進一步向國際標準靠攏,高凈值客戶,特別是超高凈值客戶,對家族治理、財富規劃和家族信托等服務的需求將與日俱增。

  以“傳富”為主題的私人銀行時代已經到來,從業內人士普遍觀點來看,家族信托服務正逐步成為私行競相布局的重點。

  民生銀行私人銀行事業部總經理孔慶龍表示,在業務實踐中可以發現,企業家對于家族積累的財富管理需求已經從單一的資產增值向資產安全、傳承等多元發展,同時希望通過有效的家族財富管理,形成家族與企業的協同發展和長治久安。

  畢馬威中國家族傳承服務主管合伙人、審計服務合伙人翁澄煒分析,從全世界范圍看,集理財、護財、傳財三項功能于一體的家族信托是財富保全與傳承中最重要工具之一。

  事實上,我國私人銀行已在加速優化家族信托服務。中行中報稱,該行上半年推進私人銀行產品及客戶營銷模式創新,優化家族信托服務,使得私人銀行客戶服務能力進一步提升。農行私人銀行部副總裁查成偉也透露,面對客戶愈來愈旺盛而多元的“守富”與“傳富”需求,農行私人銀行在升級投研、資管、風控等財富管理能力的同時,也注重配套增值服務,積極整合集團內外的服務資源平臺和線上線下的服務合作渠道,將私人銀行服務延伸到家族繼承、法稅顧問、醫療健康、投融資服務等非金融領域的多個方面。

  資管新規重塑行業格局

  在機遇與挑戰并存的新時代,財富管理行業也迎來了全面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去年,資管新規的出臺引發了財富管理行業的深刻變化,整個財富管理行業的生態系統面臨重構。

  《報告》調研顯示,八成高凈值人群表示,已了解理財產品凈值化概念。54.67%的受訪者表示,對理財產品的選擇與投資并未受到凈值化的影響;21.17%的受訪者增加了對凈值型理財產品的投資,24.16%的受訪者降低了對凈值型產品的投資,這部分人群對風險評估表示出極大關切。

  “這需要各家銀行機構在產品分類、客戶分類、從業人員資質、產品凈值化管理、期限匹配等諸多方面進行重新梳理。”《報告》提到。

  對于資管新規引發的行業變化,私人銀行業內人士頗有感觸。“資管新規發布后,隨著各項細則的陸續出臺,資管機構間圍繞新規各類細節的探討從未停止。作為私人銀行從業者,我們感受到全行業正在發生的巨大變化,也有一些不同于基金、券商的獨特感受和經歷。”農行私人銀行部總裁孫寧表示。

  “私人銀行差異化經營模式逐步顯現。” 興業銀行私人銀行部總經理戴敘賢表示,資管新規使中國的財富管理市場更加規范、健康、有序,銀行也可從中獲益,更好地發揮自身資源稟賦優勢,提升市場份額,增強客戶口碑和認可度。

  隨著資管新規過渡期過半,私人銀行越發注重投資顧問能力的建設,科技賦能的“投資顧問”也成為私行布局的關鍵詞之一。招行中報顯示,其借助金融科技,在客戶需求精準識別、專業金融方案提供、客戶經理專業能力培養、內部運營效率提升等方面不斷進步。平安銀行則在大力推動投顧團隊建設中,充分利用AI科技力量和平安集團綜合金融模式的優勢,打造一支專業化、智能化的投顧團隊。

責任編輯:梁艷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