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專家訪談CURRENT AFFAIRS
專家訪談 / 正文
擴大金融業對外開放具有重要戰略意義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開放帶來進步,封閉必然落后。中國開放的大門不會關閉,只會越開越大。”最近,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簽署國務院令,公布《國務院關于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外資保險公司管理條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外資銀行管理條例〉的決定》,為進一步擴大保險業、銀行業對外開放提供了更好的法治保障。經過40年風風雨雨,中國金融業開放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打破了關于傳統金融行業保守發展的思維定勢,成為我國經濟快速發展的助推劑。但是金融開放的道路并不是一馬平川,特別在當今錯綜復雜的國內外形勢下,前進路上更顯阻力重重。日前,天津財經大學原副校長王愛儉教授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認為,新形勢下,我國應保持充足的定力和信心,穩中求進,堅定不移地擴大金融業對外開放,打造對外開放新高地。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濱海金融協同創新中心主任王愛儉

  金融開放的戰略意義

  《金融時報》記者:我國的金融業開放經歷了起步期、政策準備期、提速期,當前迎來了新的發展階段,進入一個深度開放新時代。您如何看待我國金融業對外開放的戰略意義?

  王愛儉:近年以來,中國金融行業對外開放政策頻頻落地,利率市場化、匯率市場化形成機制不斷完善,人民幣國際化程度不斷提高,金融業對外開放釋放出越來越多的紅利。

  一是金融業開放促進資金流動,提高金融市場效率。2013年,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了“資本市場雙向開放”的戰略目標,將資本市場的對外開放推向縱深。從2014年到2018年,滬港通、深港通、滬倫通的相繼啟動,使國內外投資者擁有更多元化的選擇,我國資本市場雙向開放進入發展快車道,也使得全球共享中國改革開放和經濟增長的成果。2019年9月,經國務院批準,國家外匯管理局全面取消QFII、RQFII投資額度限制,這無疑是我國擴大金融開放的一大重要改革措施。國家外匯管理局相關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10月31日,我國QDII累計批準額度1039.83億美元,QFII累計批準額度1113.76億美元,RQFII累計批準額度6933.02億美元,均呈現大幅增長。伴隨著相關政策措施的落地,我國外資金融機構不斷增多。一方面有利于降低融資成本,提高全要素生產率,促進經濟增長。另一方面,有利于加強金融業競爭,提高金融業的資源配置效率。

  二是金融業開放有利于推進人民幣國際化進程。自2009年7月國務院在香港試點人民幣跨境結算以來,無論是在國際上的支付結算還是計價標準上,人民幣都取得了突出的成績。2014年6月央行開放個人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業務。2016年,人民幣成為繼美元、歐元、日元、英鎊后第五種籃子貨幣,人民幣國際地位不斷提升。截至2018年末,人民幣直接投資規模2.66 萬億元,同比增長62.8%,人民幣國際化指數(RII)2.95,較2017年初回升95.8%。2019年1月,央行發布《關于進一步完善人民幣跨境業務政策促進貿易投資便利化的通知》,進一步完善和優化跨境人民幣業務政策體系,實現了人民幣跨境結算在經常項下的全覆蓋。據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訊協會(SWIFT)報告稱,2019年8月人民幣國際支付份額達2.22%,創下2016年1月以來最高水準,人民幣再次成為國際支付第五大活躍貨幣。在資本交易方面,據外匯管理局相關數據顯示,2019年9月,我國銀行間外匯市場即期交易額7599億美元。在金融產品計價方面,2018年四季度,人民幣國際金融計價交易綜合占比為4.90%,較十年前實現質的飛躍。可以看到,金融開放極大地推進了人民幣國際化進程。

  三是金融業開放有利于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2018年,我國GDP超過90萬億元,經濟總量穩居全球第二位。中國經濟處于從高速到高質量增長的轉型期,金融開放帶來資本金融賬戶順差,平衡了經常賬戶的順差減少,極大地推動我國經濟快速穩定發展。金融開放有利于引進外來技術,發揮技術溢出效應,促進我國技術的發展進步,增強我國企業的國際競爭力。在金融開放的背景下,“一帶一路”倡議的提出,極大地增強了沿線國家間投資貸款的流動性,資本市場將更具活力。同時,綠色資本、風險資本的進入也將會為我國經濟的發展提供更好的支持。

  擴大金融業對外開放面臨的問題

  《金融時報》記者:當前,我國金融業擴大對外開放會遇到哪些困難和問題?

  王愛儉:盡管我國金融對外開放碩果累累,但作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和第一大出口國,當前我國金融開放水平遠遠低于主要發達經濟體。繼續擴大金融業對外開放,依然面臨許多挑戰。

  首先,國內外環境錯綜復雜。從國際角度看,當前全球經濟增速放緩,貿易保護主義抬頭,逆全球化思潮暗流涌動。中美貿易摩擦不斷升級與政策不確定性加大了我國對外開放阻力。世界主要國家的經濟政策調整導致全球經濟周期與金融周期不同步,世界經濟的復蘇進程放緩。此外,全球金融市場脆弱性仍在繼續積累,特別在經濟全球化的時代條件下,各國金融市場緊密相連,國際金融體系風險傳導不僅速度快而且破壞力大。風險聯動性增強的背景下,防范系統性金融風險任重而道遠。從國內角度看,改革經過40年,現已進入攻堅期和深水區,需要加快尋找新一輪制度創新突破口。國內經濟增速換擋,自主創新能力薄弱,內生增長動力顯示不足。經濟結構失衡,部分行業產能過剩矛盾突出,供給側結構性調整難度加大。

  其次,匯率形成機制彈性仍然不足。一種富有彈性的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對于維護國內金融穩定,增強貨幣政策有效性,提升我國國際金融話語權,促進中國更好地進入國際金融市場具有重要作用。我國的匯率制度改革開始于1979年,先后經歷了匯率雙軌期、市場化改革啟動期。2005年以“7·21”匯改為標志,匯率制度改革進入深化期。當前階段,我國匯率制度改革處于調整與完善期,形成了“收盤匯率+一籃子貨幣匯率+逆周期因子”的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定價機制,基本建立了市場供求為基礎、參考一籃子貨幣進行調節、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雖然匯率形成機制經過多次調整,但仍缺乏足夠的彈性。

  另外,在金融體系建設方面,資金配置效率低、融資結構不平衡和杠桿集中度高等問題依然突出。公司治理結構不夠完善,距離現代企業制度目標存在較大差距。

  擴大金融業對外開放實施建議

  《金融時報》記者:在中美貿易摩擦、國內經濟結構調整等因素相互交織、錯綜復雜的環境下,如何更好地實施金融業的對外開放?

  王愛儉:我們應加快落實金融開放政策,積極構建開放型經濟,以擴大金融開放促進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提高中國金融業國際競爭力和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同時為全球分享中國經濟增長紅利提供新的機遇。

  一是積極穩妥推進人民幣國際化進程。 推進人民幣國際化進程是實現金融業雙向開放的核心和關鍵,也是關系我國國際地位與影響力的重要因素。要協調好利率市場化、匯率制度改革與資本賬戶開放的節奏,開放的步伐與配套機制的建設同步調進行,避免出現短板效應,從而影響金融穩定。鼓勵境外金融機構和資金進入境內金融市場,擴大人民幣跨境使用、雙邊貨幣合作的規模與范圍。放寬境外投資匯兌限制,放寬企業和個人外匯管理要求,放寬跨國公司資金境外運作限制。推進資本市場擴大開放,充分發揮金融機構在經濟轉型升級和高質量發展中的逆周期調節作用。加快創新面向國際的以人民幣計價、交易、結算的金融產品,拓寬金融資源有效配置的領域和空間,提升我國金融體系的活力和競爭力。在加快人民幣國際化進程的同時,建立并完善宏觀審慎政策體系,防范系統性金融風險的發生,落實國民待遇、審慎監管要求和安全審查機制。

  二是充分發揮自貿區在金融開放過程中的積極作用。作為貿易自由化程度最高的戰略區域,自貿區自誕生之日起就被賦予促進一國經貿發展、發揮對外連接橋梁作用的重要使命。從2013年上海自貿區對金融開放的先行探索到2014年廣東、天津、浙江三大自貿區的開放創新,再到2016年遼寧、浙江等七大自貿區的穩步推進,我國基本形成了“1+3+7”的自貿區建設新局面。自貿區建設在借鑒以往成功經驗的同時不斷邁上新的臺階,著力推進人民幣跨境使用,穩步推進利率市場化,深化外匯管理改革,使跨境投資和貿易更加便利化,極大地提升了我國跨境金融服務水平。要鼓勵自貿試驗區先行先試,優先落地各項金融業對外開放措施。擴大金融業對外開放,必須繼續加快自貿區建設,充分挖掘自貿區的發展潛力。推動自貿區深入差別化探索,以科技、制度創新為核心,以品牌質量為關鍵,夯實貿易發展的產業基礎。開拓發展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貿易合作,逐步提高自貿伙伴、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在對外貿易中的占比,擴大與周邊國家的貿易規模。

  三是加快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步伐。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政治局第十三次集體學習時首次在中央層面公開提及“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強調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必須貫徹落實新發展理念,強化金融服務功能,找準金融服務重點,以服務實體經濟、服務人民生活為本。中國共產黨第十九屆中央委員會第四次全體會議再次強調,要堅持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加快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當前階段,加快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繼續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風險攻堅戰,牢牢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風險的底線。應改進和完善金融宏觀調控,強化宏觀審慎管理,持續推進監管制度完善,謹防外部環境惡化對我國金融體系沖擊。進一步擴大股權、債券等直接融資比例,同時要優化現有的間接融資體系,減輕對銀行信貸的過分依賴,平衡好直接融資與間接融資的規模結構,從而增加金融有效供給。引導產業資金、民營資金、保險資金流向國家重大工程建設,以基礎設施建設債券計劃和股權投資計劃、優先股等方式,引導資金脫虛向實,更好地服務于實體經濟。以發展金融科技和創新金融為契機,加快創新金融產品的開發,擴大有效金融服務范圍。繼續完善市場化的利率形成、調控和傳導機制,發揮中小銀行及非銀行金融機構在資金傳導過程中的積極作用,提高資金使用效率。

  在我國40年的金融開放歷程中,我們取得了豐碩的成果也積累了寶貴的經驗。新形勢下,金融開放的步伐既要積極又要穩妥,金融開放的政策落地宜早不宜遲。面對前進路上的風險與挑戰,既要有攻堅克難的魄力,也要有迎難而上的勇氣。在把控節奏、積極有為的前提下,進一步擴大中國金融開放的領域和深度,對適應國內外發展新環境,促進國內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一帶一路”建設等國家重大項目的推進具有重大戰略意義。

責任編輯:李昂